炒股开户

黑岩网 > 玄幻小说 > 轮回乐园 > 正文 第十一章:做个人吧
    月使徒脚下传来一声脆响,转而右小腿一麻,扑倒在地,宛如蠢萌的平地摔。

    “好疼~”

    月使徒从地上爬起身,向自己的右小腿看去,一个遍布锯齿的捕兽夹映入眼帘,这捕兽夹宛如一件黑暗艺术品,上面的锯齿深深没入血肉,锯齿中空的结构导致猎物加速失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东西,月使徒不算太在意,怎么说她都是八阶契约者,哪怕是召唤师,她也能应对,区区捕兽夹而已。

    月使徒抓住捕兽夹两侧,在剧痛侵袭而来之前,她双手发力,尝试掰开捕兽夹,可她连吃奶的劲都用出来,小脸憋到涨红,夹住她腿的捕兽夹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剧痛感逐渐从小腿两侧的伤口侵袭而来,月使徒的脸色变得苍白,额头冒出虚汗,她知道,事情不妙。

    月使徒尝试单腿跑路,奈何,将她右小腿夹住的捕兽夹,被一根短锁链连接在地面,死死的固定住。

    “不妙,非常不妙!”

    月使徒从后腰处抽出一把小刀,将小刀弹开后,就割向自己的脖颈,她要马上死,一旦被抓住后失去行动力,那是比死还糟糕的情况。

    风声袭来,一把猎斧呜咽着飞过,月使徒感觉自己的手一轻,就看到自己的小臂飞起来,自尽失败。

    月使徒顺着猎斧飞来的方向看去,看到了猎命人正大步走来,肩膀上扛着身材饱满且性|感的莉莉姆,在莉莉姆的左腿上,是与月使徒同款的捕兽夹。

    月使徒尽可能向后挪动身体,导致与捕兽夹连接的锁链叮铃作响,她看着猎命人的眼睛,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她感觉猎命人在看着她笑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智商,这太犯规了吧,我要举报你。”

    月使徒的话音刚落,一只半机械的秃鹫落下,这秃鹫的机械部分破破烂烂,肉体部分干瘪,它的一只爪子踩上月使徒的肩膀,另一只爪子抓上月使徒的头,它转过头,透出红光的机械独眼盯着月使徒,说道:“美丽的小姐,可以让我,吃掉你的眼睛吗,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咿呀!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莫雷、月使徒、莉莉姆都被面壁着倒吊起,正所谓,好姐妹就要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苏晓习惯性将手中探入怀中,缺没摸到香烟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就找到这五个捕兽夹,算上取下来的这两,一共七个。”

    “勉强够了。”

    苏晓拿起地上的四个捕兽夹,凭借蛮力打开后,两枚布置在莫雷三人附近,一枚布置在2号锁盘附近,剩余一枚布置在锁盘上,没谁规定,捕兽夹一定要夹腿,夹手臂的效果也不错。

    在有人尝试校正锁盘时,对方必定是面朝锁盘,在对方用手触碰锁盘时,有不低的概率激发捕兽夹,任何人的手臂突然遇袭,会本能后腿,然后咔哒一声,踩到正后方的捕兽夹上。

    布置完,苏晓捡起地上剩余的三枚捕兽夹,将其挂在后腰上,他本人不怕这东西的,猎命人套装的脚腕与小腿下侧有防护,避免猎命人自己布置完捕兽夹后,自己踩上去,以上一任猎命人的智商,这种事偶有发生。

    锁盘还剩四个,再找到一个,守在那,苏晓的胜算就很高,再找到两个锁盘,守住其中一个,在另外一个处布设6~7捕兽夹,那他将利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走在废墟间,苏晓看了眼游戏时间,还有9小时52分,时间很充裕。

    “找你很久了,面对三名女士,亏你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带有虚空‘西维各’口音的声音传来,来人身穿西装,头部是一颗骷髅头,上面镶满米粒大小的黑宝石,是魔鬼族的骗术师·伍德。

    “白夜,你到底是拿出了什么,才让这黑暗住民交出猎命人的武器和衣具?”

    伍德从怀中掏出一根小瓶,用血肉干枯的食指敲了敲,在这小瓶里面有股飘动的黑色雾气,这雾气偶尔形成鬼头,发出低沉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这雾气鬼头,苏晓之前见过,与上一任猎命人交易,那猎命人脱下猎命人套装后,就变成与这类似的模样。

    显然,上一任的猎命人,也就是那名黑暗住民栽了,栽到骗术师·伍德手中。

    伍德的骷髅头似乎在笑,他坐在一台废旧机器上,翘起二郎腿,从怀中掏出一支烟后,放在鼻下滑嗅,还做出享受的模样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香烟被伍德点燃,他说道:“到了你这种实力,香烟中的成瘾物,对你而言不值一提,为什么你会吸烟?是因为习惯,遵从习惯的人,多数都有持之以恒的毅力,比如修行刀术,冥想,或是其他,没错,我说这些,就是为了夸赞你,避免刚见面,就被你一斧劈了。”

    伍德弹了弹烟灰,镇定自若,他与苏晓对视片刻,似乎完成了某种权衡利弊,他翘首道:

    “1号锁盘在那边,作为魔鬼族的我,热衷于所有精彩的游戏,不过……那是在我是规则制定者的情况下,生存者,追杀者,NONONO,虚空之树不会制定这么老套的游戏规则,白夜你能成为猎命人,那么,我为什么不能成为生存者中的背叛者。”

    伍德的话音刚落,苏晓竟然接到轮回乐园的提示。

    【提示:你已遇到本轮游戏中的背叛者。】

    【背叛者:无固定阵营,在满足某些条件后,可转变阵营,当所在阵营胜利,背叛者也将获胜。】

    【提示:你可攻击、击杀背叛者,背叛者被击杀后,他将重新转化为生存者,永久性失去背叛者的身份,重新返回生存者阵营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些提示,苏晓并不意外,魔鬼族的伍德当然不是简单人物,否则的话,没可能代表魔鬼族来参与本次的画卷争夺战。

    “算上我,生存者阵营原本是八人,八对一的话,按照常理说,我们的胜算更高,前提是我们足够团结,可惜,女施法者·洛希和莉莉姆,都厌恶天羽,罪亚斯和我心怀鬼胎,炎启·索耶格的实力够强,但智谋平庸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奥术永恒星这一批的两人,只是试探,乌鸦女才是那边的杀手锏,不用意外,奥术永恒星有办法把乌鸦女送来,这次他们对主画世界势在必得,这些情报,就当是人情好了。”

    魔鬼族·伍德熄灭手中的烟,等待苏晓的答复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,两个捕兽夹被抛到魔鬼族·伍德身前,苏晓决定与伍德合作,原因是,这场游戏不是重点,重点在于之后怎样对付噩梦之王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转角后走出,是来自陨灭星,身穿白色神职人员长袍的罪亚斯,他问道:“伍德,事情已经谈妥了?”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伍德没说话,像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猜错的话,刚才的交涉,伍德对我只字未提?”

    罪亚斯眯起双眼,气息变的危险,他的话不准确,方才伍德提他了,说他心怀鬼胎。

    几秒后,伍德似乎是确定,苏晓不会持斧去劈了罪亚斯后,他心中失望,面上却笑着说道:“怎么可能不提起你,只不过白夜还没说是否同意你入伙,我个人而言,双手欢迎你加入,毕竟我们早就约定。”

    伍德抛出一个玻璃瓶,里面装的正是那黑暗住民,罪亚斯接过后,他的血逐渐渗透玻璃瓶,与里面的黑雾融合。

    几秒后,罪亚斯噗通一声倒地,死了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进入新身体的罪亚斯返回,他的双手漆黑,眼底也是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只算是半个生存者,”

    罪亚斯没说太多的情报,他表露的态度是,他对游戏获胜给的一块【画卷残片】毫无兴趣,他更热衷于先完成这场游戏,输赢不重要,但要保证自己不被虚空之树强制驱逐出噩梦世界,在这之后,他会想尽一切方法,让自己的本体脱困,然后意识回归本体,之后去弄死噩梦之王,到那时,所得的【画卷残片】会更多。

    不仅是罪亚斯,魔鬼族的伍德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,苏晓也是这想法。

    苏晓始终担心一件事,就是在噩梦世界内,自己是不是噩梦之王的对手,这是对方的地盘,他没十足把握弄死噩梦之王。

    可如果有伍德与罪亚斯的加入,情况就不一样了,苏晓之前感知过,罪亚斯的实力与自己相近,拼命的话,互相五五开,伍德则弱一筹,拼命的话四六开,但伍德作为魔鬼族,能力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两人的态度?”

    苏晓开口,声音低沉中略带金属质感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三选一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的这句三选一,其中包含的意味很明显,就是三人先合作,先将其他生存者搞出去,然后去弄噩梦世界的拦路虎,最后是收拾噩梦之王。

    当收拾完噩梦之王,缴获的【画卷残片】不会少,这就到了三选一的时候,苏晓、伍德、罪亚斯谁能笑到最后,就看那时,在那之前,谁敢背后搞幺蛾子,其他两人群起而攻之,脑壳都给他拍碎。

    苏晓对这提议很满意,没有虚与委蛇,直接说出来,到最后再分胜负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态度是?”

    罪亚斯面露正色,与苏晓交涉,他很谨慎,毕竟,苏晓给他的感官太强,那种对恶神、古神的杀意与恶意,让罪亚斯不禁怀疑,苏晓到底是杀了多少古神。

    “那就,合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游戏,突然变的让人愉悦。”

    “先收拾掉他们吧,魔鬼族,你给个建议,你们魔鬼族都一肚子坏水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调侃着,闻言,伍德带着笑意说道:“这是诽谤,我们魔鬼族天生胆小,善良,是守序阵营中最忠诚的一份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伍德就开始叙述他的计划,首先,去追杀生存者很不效率,将生存者生擒后吊起来,是比较好的选择,但也不稳妥,生存者都有些各自的独有能力,比如伍德,这厮忽悠着一名黑暗住民签了契约。

    既然要做,那就要永无后患,伍德的计划是,把所有生存者都堵在初生广场内,俗称猎命人堵门。

    那种情况下,生存者们是没有任何办法的,哪怕所有生存者联手,都不够猎命人一只手打的。

    说到这,伍德计划的重点来了,眼下还能自由行动的,只剩天羽,以及奥术永恒星的炎启·索耶格,与女施法者·洛希。

    伍德负责坑天羽那边,罪亚斯负责洛希两人,这件事的安排上,伍德有私心,他不去收拾洛希两人,主要是不想挨喷,虚空的‘莫乌斗技场’那边,至少有十几万名虚空种族关注着洛希的动向,通过那边反馈的影像,了解噩梦世界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安排完天羽,以及奥术永恒星的两人,之后的事情就简单,白给姐妹花,以及莉莉姆正吊着呢,以防那边出意外,那三人也丢到初生广场。

    “计划基本就是这样,白夜,罪亚斯,你们两人有其他提议吗?”

    魔鬼族·伍德的语气随意,在他看来,现阶段是热身,之后与苏晓和罪亚斯的博弈,那才需要豁出性命。

    “天羽不用去对付了,刚才我死回去,沿途偶遇到他,他一直在跟踪我,天羽,别害羞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侧头看向几十米外的一处转角,咧嘴笑了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。

    转角后,天羽紧靠墙壁,身体绷紧,大气都不敢喘,他此时的心情,只能用一句话形容,那就是:‘他遇到了三个挂哔,而且这三个挂哔还组队了,这游戏是TM给人玩的?!’

    PS:(今天两更,颈椎僵硬,码字速度一般啊,脖颈昨天开始难受,今天果然下雨了,废蚊的脖子,比天气预报都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