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股开户

黑岩网 > 都市小说 > 穹顶之上 > 正文 812.万刃来朝(下,6200字,感谢盟主【hlx11】)
    距离南极洲数百公里,空中,一艘孤独游弋的改装针鱼级人类源能飞船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片巨大而浓厚的云海,飞船驾驶员知道那里面有什么,他已经尝试过好几次了,只要进入,云海中立即会出现几十艘大尖的源能飞船,不顾一切向他冲撞过来。

    “军……军团长。”

    因为自责和抱歉,飞行员之前一直不敢主动和身旁的陈不饿对话,一直到现在,那份最新的战报传来,他才稍微轻松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陈不饿转头,目光离开战报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青少校好像恢复了,是吧?真好啊!”飞行员小声抽一下鼻子,嘴角咧开说:“他恢复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青少校恢复了,军团长不能去到战场的影响,就可以被降到最低,而且军团长的身体情况,目前据说也不适合高强度的战斗,他不用去当然最好了。飞行员在心里想着,宽慰、庆幸着。

    但是,陈不饿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两秒后,大概因为实在太需要这个答案了,飞行员再次壮起胆子,瞄一眼战报说:

    “我听驾驶员频道里,他们都在说,青少校这次不止恢复,而且好像更强大了……全人类第三个真正的穹上级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这一次,陈不饿终于开口给了答案,语气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啊?!”飞行员惊诧同时失落了一下,不敢再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?!”是徐晓红在通话器里问,因为保持着通讯,他一样听到了这段对话。

    “嗯”,陈不饿点头停顿了一下说,“他没有完全恢复,某一方面确实变强了,但是整体情况,我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确定?不确定你就说没恢复,你乱说个屁啊!”对面的老伙计突然恼火起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低级大尖就算了,但是红肩……他本该用刀,一刀一具,砍死那两具红肩。”陈不饿完全不动气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徐晓红本身并不是战斗人员,对顶级以上的战斗,尚且了解得不够具体、真切,更何况韩青禹和陈不饿这个级别的战斗,所以,他先茫然了一下,才接着问道:“这样杀,难道不是更厉害吗?”

    这一刻徐晓红说的,大概是这个世界,超过99%的人类,共同的认知。

    但是,“这样杀效率很低,消耗很大,他会很累。”

    陈不饿说完眉头皱起来。

    源能战场上永远没有什么是比一刀解决更快速高效的战斗方式,一刀轰死一片大尖,一刀砍死一具红肩,一刀砍死一具戴呃,一刀……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任何花哨和费时的操作,都是高手的罪过。

    陈不饿相信韩青禹一定懂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他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很功利的人,也从不在乎这个世界,其他人的想法。所以,现在他选择这样多余的方式去战斗,只能说明一件事,他没把握,至少在大尖群中,没把握切换自如。”

    徐晓红已经不出声了,军团长最后心情沉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间无敌是对的。

    韩青禹现在很累,同时很清楚自己目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从熔岩区域走出来的时候,就已经确定,自己“完全恢复”了,炎朽不止恢复,而且已经完全融合了伊万将军的熔岩特性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本应该比之前天顶战争劈出那一刀的时候更强。

    生命源能更强,操控特性更强,炎朽也更加成熟、强大,且特性彪悍。

    可是,接着,他很快就发现,自己调动不了炎朽的力量,意识回归后,几十次的尝试,依然撞不开那道阻隔封锁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其实也不知道,自己如今的最强状态,到底有多强。再目前的情况,到底是有个二分之一,还是三分之二……

    这样回想,其实之前的很多推理,很可能都是错的。当时战后,失忆和变弱,实际并不是他自己的意识,为了不让他走向疯狂,主动封锁自己,而是那具戴呃,在最后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戴呃把一道弥望的印记,轰进了韩青禹的意识里——这是截至目前,没有一个人明确知道的事,包括韩青禹本人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过去的这半年多里,夜里偶尔做梦,会梦到一头无边无际的异形巨兽,在宇宙深处遨游前行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那只是因为自己太胆小,产生的梦靥。

    因为弥望是炎朽进化的终极形态,而韩青禹的炎朽,目前成熟度仍然不足……你可以认为,它陷入了恐惧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样的实力状态,韩青禹不敢让溪流锋锐回头进入混战,只能用目前的方式,争取为他们解除后患,然后再试试看,能带他们走多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西线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分兵援助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,他们现在压力正在不断减轻,等突破半岛和大陆连接线上的最后一道大尖防线后,也许可以抽调一部分兵力,回头转攻牵引场,替我们吸引一部分注意力……”

    温继飞在单线通话器里,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听起来有些奇怪,因为援助,溪流锋锐必然是需要的,任何时候都需要,甚至比面对屠杀的半岛战场更加需要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看似多余的问题,真实的含义其实是:

    “有机会吗?但凡你们还有一丝机会活下来,我们都会不顾一切,来支援接应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而如果没有的话,抱歉我们只能全力回援半岛,然后组织撤离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理性到,直接说出这样一个残忍的逻辑,但是,其中含义,双方其实都懂。

    “不。让他们不要来。”韩青禹果断回答道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让温继飞迅速意识到,青子现在的情况,其实很可能没有他们看到的和想象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他还是把青子的答复,原样传递了出去,而后,整个人重新变得沉重起来,看向韩青禹。

    此时的韩青禹,大致已经走到大尖阵列三分之二位置,而大尖群的死伤比例,赫然超过了四分之一,其中包括五具红肩。

    大尖群好像有些怯了。

    它们开始畏缩不前,甚至主动往后缩。前路不阻,只在韩青禹身后,他走过的路线上,重新合拢,最终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也算包围吗?

    这是现场和远方的蔚蓝指挥部,几乎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一种情况,因为这些低级大尖,好像从来都是没有什么情绪的,自然也不会恐惧。

    它们的智力,给人感觉一直都很低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啊?”温继飞内心隐约不安,犹豫思索了一下。

    突然,“轰隆!轰隆……”庞然的声音,从他身后远远地传来。

    温继飞猛地回头。

    “报告!”被派往前方观察情况的黑牙,全力爆发,狂奔出现,远远地就喊道:“来了!”

    前面那个庞大的大尖群,来了。

    它们完成了集结,等来了增援的红肩,终于按捺不住,开始主动进攻,一启动,即是全军冲刺。

    它们暂时还没出现在视线里,包括没出现在狙击镜里。

    但是,轰响的脚步已经隐约可闻,同时,脚底的冰原在震动。

    温继飞再次转回,看了一眼青子这边……明白了:

    “大尖群不是在恐惧、退缩,而是在重新组织阵型,一个配合正面,阻断退路,两面夹攻的决死阵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高空,拒绝者的监控图像,清晰地展现出了这一刻的战场变化。

    溪流锋锐最终还是没有摆脱被两面夹攻的命运。

    如果说现在跟刚才相比,有什么变化,除去青少校的出现外,只有一点:他们身后的那个大尖群,被削弱了,别看只是不到三分之一的杀伤,但是因为红肩的进一步减少,实际威胁弱了一半不止。

    所以,溪流锋锐现在,也许可以选择回头?

    那样,他们可能会有些许生机,可能能有一些人,最后活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半岛依然在被屠杀,西线部队的回归,也还没有突破最后一道大尖防线,包括戴呃都还在西线……

    他们,不能回头。

    一旦他们回头,东线对牵引场的威胁消失,南极战局很快就会回到最初那种情况,死局,再也无解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回头。要不然一开始,他们就不会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像完了!”

    “看青少校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的,就算青少校个人战力再强,面对这样的两面夹攻,其他溪流锋锐的将士,最后怕也活不下来几个。然后,他们剩余的高端战力,可能包括青少校,会一个一个被围攻消耗至死。”

    前线后方,指挥部、参谋室的担心和讨论,帮不上任何忙。

    溪流锋锐前方,那个庞大而且强大的大尖群,正在疯狂冲刺而来。而后方,那个刚被青少校肆虐屠杀过的大尖群,似乎也已经做好了复仇的准备。

    戴呃在西线,策划了这一切,“杀了他们,那个人类,其实并没有你们向我描述的和想象的那样强大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戴呃没有选择离开西线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它跟陈不饿一样,洞悉了韩青禹掩盖的问题。

    最终指令传出,正面,正在疯狂冲刺的大尖群里,陡然整齐冒出来一队红肩,组成三角箭头状。

    这看起来很像是蔚蓝用于突击、突破,斩首绝杀的锋矢阵。

    不必好像,这就是锋矢阵。

    而它们的绝杀目标,只有一个:韩青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,狙击镜里,已经可以看见那条黑线了。

    以大尖的冲刺速度,剩下的时间,只能以分秒计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大尖群是这么的庞大,这样的强悍,这一刻,温继飞终于看清楚了,面对这样一道阻截,就算刚才真的执行分兵方案,他们也不可能有一个人活下来,分出去的人,甚至根本就走不出这个区域。

    “青子!”心里想罢,温继飞低头,对着通话器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溪流锋锐面向极点方向的防御阵型,一早就是布置好的。

    现在只需要战士回转,不再看他们的King就好了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他们的整个后方,要留给韩青禹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韩青禹回答,“我知道现在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半秒后继续,他说:“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韩青禹没有告诉温继飞,他要试什么,准备怎么试。

    “颂!”

    第一次,他在大尖阵中,开始全力奔跑。

    这让他很快出离了大尖群的半圆形包围圈,最后站定的位置,大概在半圆形前方,不到四百米处,落在中心线上。

    大尖阵型从他身后拥上来,速度由慢而渐快……它们压着前进的速度,似乎在等待前方的大部队到来,同时发起全面攻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不是照片,拒绝者用影像,从高空动态呈现了这一刻的战场形势。

    韩青禹的位置被特意标注了出来,在他身后三百多米,是依然保持半圆阵型向前涌的大尖群,身前再三百多米,是溪流锋锐的正面防线,而对面,那个恐怖的大尖群,正在飞速地接近。

    两个大尖群都在移动,在接近。

    韩青禹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溪流锋锐三阵蓄势,暂时未动,随时准备展开对冲。

    拒绝者的这段影像不止被呈现给了蔚蓝指挥部,也被呈现给了全世界,因为,真正领导拒绝者的某个老头说:

    “这可能,是他们的最后一战了。因他们曾做过的一切,正在做的一切,他们的这一战,不论结果如何,都应该被全世界看见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全世界,都站立着。

    其中小部分人,还在因为青少校的存在和他刚才的表现,盲目地乐观。

    而更多人,在担忧、恐惧,

    在痛心和哭泣,

    在祈祷和感激……

    本就暗沉的战场画面,突然一下更加暗沉,而后,变得有色彩。

    “妈妈,那是什么啊?”神奈川的小女孩有些惊讶和害怕,指着电视屏幕问道。

    “极光,是极光。”妈妈说。

    绿的,蓝的,紫的……

    如山的,如环的,如瀑的,如幕的,如圣殿和炼狱的……

    光明的,耀目的,淡薄的,浓厚的,虚浮的,凝实的……

    南极东线,漫天流光,突然笼罩了整一块冰原战场。

    冰原之上,

    “轰隆,轰隆……”正面的大尖群,终于出现在肉眼视线里,从冰原的雪线上,一线绵延,轰隆而来。

    “嘶嗷……”后方的半圆阵型大尖群,也开始加速,围杀上来。

    “准备。”温继飞在全军指令里冷静说道。

    作为指挥,他现在没办法去看青子的情况了,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

    现在溪流锋锐唯一的机会,是以吴恤等高端战力为箭头,如一支箭,破开缺口,穿过正面大尖群。

    只要能穿过这道阻截,他们的箭头,就将直指牵引场。

    而青子,要独自把后方的大尖群拦住。

    他怎么拦?

    ……不知道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这一刻的韩青禹,其实已经关闭了装置,收起来手上战刀,放弃一切防御,站在那里,倾听身后大尖群的声音,任凭他们不断靠近……

    凭他现有的实力,他挽不回这个战局。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,

    “要么出来,重新归附,服从我!要么,一起死!不管你到底是什么情况,老子不信你不怕死。我不怕死。”韩青禹在脑海里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!”两面的大尖群来了。

    同时间,“轰!”遥远的东线海岸,本已经渐渐止息的埃里伯斯火山,突然再一次剧烈地喷发,滚滚熔岩冲天,甚至比之前更剧烈。

    拒绝者的战场监控,发现了这一幕,但是,没空去在意一个自然现场。

    距离太远了,火山的喷发对战场完全没有影响,甚至现场溪流锋锐的将士们,都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件事,韩青禹也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身体,几乎同步,开始疯狂的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深邃、汹涌而滚烫的熔岩,开始由内而外,猛烈地冲击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能量开始外溢了……熔岩火光从他的左边胸口透出来,像一束光迸射耀眼,然后,熔岩开始流淌,向他整个胸膛,脖子,肩膀和手臂蔓延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!”后方阵中的一具红肩,终于按捺不住冲出,柱剑直指韩青禹后心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韩青禹清晰的感觉到了,那种心脏的崩碎感。

    心脏如火山口,最终决堤的一瞬间,韩青禹源能装置重启,巅峰运转,液态源能涌动,巅峰运转,生命源能不计代价地倾泻,巅峰运转……

    “嗡ong……”蕴在空气中的绵长响声,如千里之外的巨钟传音,并不激烈。

    全场第一个,也是此时唯一一个回头的人,是小王爷。他因为重伤,被安排参与指挥,相对有空暇。

    “……龙!”拧头仰望,小王爷嘴唇开合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字他曾经说过许多次,之前的每次,都说得兴奋激动,但是这一次,他的声音状态,木得像是吴恤在说话。

    龙!或者说一具像龙的庞然生物,出现在朱家明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不同于以前的虚影和轮廓,这一次,龙影凝实犹如实质,而且生动。

    那是一条红黄色彩周身流动的熔岩巨龙……

    它出现后,并没有发动攻击,而是带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感,缓缓盘游而上,探向空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似曾相似,直接出现在拒绝者的画面里,呈现在全世界眼前。

    意外的,没有喧哗和议论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熔岩巨龙无声攀升。

    整个蔚蓝无声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也无声。

    “铿当!”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“当啷啷……”一串的敲击声。

    “铿铿铿铿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出现了,从一声,到无数声,从一处到不知多少处,从轻微到激烈……很快,所有人都听见了,听清了。

    听到最后,每个人心脏跳动节奏,都被带动一致。

    但是,溪流锋锐的战士们不能回头,因为他们的前方,那个恐怖的大尖群已经越来越近,对冲指令随时可能下达。

    韩青禹身后的大尖群,大概也听见了,因为那些声音,就在它们身后。

    但是它们一样没有回头去看。它们继续冲向韩青禹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你……”队长小姐上面的狙击镜,突然被小王爷伸手抢了过去,米拉队长错愕愤怒一下,着急转向他。

    别动,小王爷用一只手,阻止了她,目光专注看着狙击镜,看向后方大尖群身后的冰面,没说话,但是脸上表情渐渐越来越夸张。

    那里是刚才韩青禹独行的战场。

    现在,是声发处,

    “铿当!当啷啷……”

    那里的地面,无数的柱剑,正在动,像是活了一样,在左右颤动,不断磕打、敲击着冰面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不,不止柱剑。

    那些死去大尖身上的铁甲,已经全部碎成了一片一片,也许千万片,也在动,在跃动、敲击冰面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不,还不止,那是什么?!

    狙击镜抬起少许,小王爷愕然发现,来自更远的地方,如同一场箭雨,密密麻麻的死铁武器正穿梭极光,低空而来。

    那其中有前面几道阻截,死去的大尖群留下的柱剑。

    还有,溪流锋锐牺牲的战士们,遗留的战刀。

    至此,米拉已经整个人愣住。

    至于一旁的艾希莉娅和伊恩,他们俩似乎一直就没有“苏醒”过。

    小王爷手中狙击镜猛地放下,猛地转头,看向场中独立的韩青禹,由猛地抬头……

    “三阵都有,冲……”温继飞开口,冲锋指令,锋字未出。

    “不!”小王爷伸手向后,一把抓住温继飞的肩膀,打断了指令。

    而他的视线,一刻未离空中。

    那里,“嘭!”空气中的一声闷响,实质般的气雾爆开。

    那条持续盘游向上的熔岩巨龙,终于完成了攀升……最后,一昂首: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声龙吟,震荡整座冰原。

    米拉抬头。

    艾希莉娅和伊恩醒来。

    温继飞回转抬头。

    锈妹抬头……

    战士们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欻啦!”一声锐响,韩青禹拔刀。

    再一次,战刀划过死铁勾钉,出肩后。

    “轰!裂裂裂裂裂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再大尖群的身后,响声一瞬间,如千百道雷齐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流光。

    拒绝者的图像,原本拍不到地面的细节,至于艾希莉娅和伊恩在现场拍到的东西,暂时也还来不及传出,但是……

    太庞大的,那个激射而来死铁武器巨阵,太庞大了。

    而且,映着流光。

    千百把大尖的柱剑上,映着流光。

    一把把溪流锋锐战士遗留的战刀上,印着流光。

    大小不一的无数死铁碎片上,映着流光。

    蓝的、绿的,紫的,耀目的,诡变的……各种色彩。

    流光飞射。

    绚丽,神秘而庞然、震撼的一幕。

    这一刻,溪流锋锐的战士们坚守秩序,不曾回头,但是,全世界都在看。这一天,南极东线,死亡战场,极光之下……

    战神归来,

    万刃来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