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股开户

黑岩网 > 玄幻小说 > 大佬退休之后 > 正文 920:我在阐述事实
    废柴?

    战五渣?

    听到如此羞辱人的评价,顾朝颜脸色如寒冬腊月的冰雪,冷得能直入骨髓。

    “筱老师,我敬重您是老师,但是——您刚才的评价我不敢苟同,还请你收回去!”

    说着暗运神兽凤血之力将裴叶的压迫抵挡出去,背影坚定地站在众多学生最前面,昂首抬头直面裴叶的双眸。仍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蛋格外坚毅,削瘦的肩膀却有山岳般的稳重气势。

    其他学生看了都想大叫一声“好”。

    连顾暮雪也担心地望向裴叶。

    谁料裴叶双手环胸,一派镇定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年轻人口才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稍稍提升压迫,顾朝颜泛着些许红晕的脸登时惨白,额头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子,划过脸颊在下颌汇聚。一部分汗水顺着脖颈流入领口,一部分滴答滴落在干净的运动衫上。

    裴叶始终捏着一个度。

    既不会一下子将顾朝颜压下毫无反抗之力,也不会让她太轻松站在众人跟前挑衅自己。

    “恶人先告状这个词是为你们量身定做的?”裴叶慢悠悠绕着顾朝颜转了一圈,余光扫过后者那双细微打颤、肌肉吃紧绷起的双腿,“暮雪,你来回答,体育课开始几分钟了?”

    突然被cue的顾暮雪一下子成了众多学生的焦点。

    她不慌不乱:“筱老师,开始7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来的时候,有没有提醒他们体育课开始,让集合报一下人数?”

    顾暮雪在一众学生仇恨的眼神下硬着头皮回答。

    “筱老师,您提醒了三遍。”

    裴叶笑着将手搭上顾朝颜的肩膀。

    隔着一层运动衫也能感觉到后者升腾的体温与热汗,手掌下的肌肉如上了弦的发条。

    她轻捏了一下,手指沾上黏腻的湿汗。

    仅从毅力和天赋来讲,顾朝颜勉勉强强脱离了朽木的范畴。

    而她这一举动落在顾暮雪和顾朝颜眼中,二人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前者懵逼,后者恼怒。

    裴叶用纸巾擦拭沾上的汗液,手心一拢,将其卷成一团,让纸巾在她手心化成一团灰烬,随风而散。她故意忽略顾朝颜震惊的视线,又问:“我提醒他们的时候,他们又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一回生两回熟,顾暮雪已经能淡定接话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自由活动,嬉闹玩乐。”

    裴叶双手一摊,问顾朝颜,问那些被她压制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?我没有从你们轻慢的行为中感觉到一丁点儿对我的‘敬重’!”

    顾朝颜神色不变:“即便如此,筱老师您也没资格这么羞辱我们。”

    裴叶故作诧异:“啊?羞辱?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在场学生哪个不是名**英之后,接受的都是最顶尖的教育,跟废柴不沾。”

    不是废柴也不是战五渣,至少她不是!

    裴叶先是“哦”了一声,紧跟着噗嗤笑出声,眨眼她又将笑意尽数收敛。

    顾朝颜觉得这笑声刺耳。

    “筱老师,您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笑你们自我感觉太良好。”裴叶没被激怒,但的确觉得这些学生欠收拾,“你们是不是名**英之后,跟你们是不是废柴没有必然关系。我没羞辱你们的意思,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——你们的确就是废柴!满口‘名**英’,试问你们的素质教养跟上了?不要求你们尊师,但基本的尊重要做到,你们做到了?小人物也不能轻易视如蝼蚁,因为你们不能保证被你们肆意嘲笑、欺辱、刁难的体育老师究竟是一颗好捏的软柿子还是一个惹不得的硬茬!”

    这些可都是裴叶的经验之谈。

    她也当过学生的,曾有一段漫长而完整的学生时代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件事情跟现在的场景就挺像的。

    班级来了一个瘦小且肢体有残疾只能用机械肢体的教官,这位教官理论知识貌似不太行,实战操作也经常出问题,属于一看就是没什么本事的“关系户”。学生还“搜集”到教官出身普通、实力普通、地位普通的情报,属于随便有点儿背景就能轻易拿捏的小角色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结果最先沉不住气的都被狠狠教做人。

    因为那些都是这位刻意营造出来的假象,目的就是考验学生是否会沉不住气继而轻敌。

    没有真正定胜负,发自内心轻视任何一个对手都是不可取的。

    若做不到这点,至少要做到不露痕迹,不被人一眼看穿真正心思。

    时刻警惕,时刻自律。

    例如现在——

    将势利、轻蔑、嘲笑表现得如此粗浅简单,在这个讲究个人武力的小说副本世界,这些不会看脸色的注定是被打脸的炮灰好么。君不见,多少矛盾冲突都是几个炮灰嘴贱引起的?

    学生却对裴叶露出了仇视的目光,其中以那个父母是学校懂事的学生视线最炽热。

    他们在内心谋划一千种让裴叶滚蛋丢工作,痛哭流涕的方案。

    裴叶的行为对他们而言已经不是羞辱了。

    分明是骑脸输出,舞到脸上。

    顾朝颜也忍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筱老师——”

    裴叶先一步道:“刚才你说让我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是宗师,我觉得你们没资格。不过呢,我倒是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,让你们用实力‘说服’我收回‘你们都是废柴’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顾朝颜被堵得心口发闷。

    “筱老师,我也觉得您没这个资格呢。”

    凭什么她说什么,他们就得做什么?

    “我没资格?被我丁点儿杀气压得无法动弹的你们,最有说服力了。”

    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“丁点儿”是多少。

    “要么你们用本事让我改口,要么我用本事让你们乖乖受着。”

    脸上的笑意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顾朝颜心火上来,直接亮出一张底牌。

    只见她周身炸开一圈微红气浪,一抹振翅高飞的火凤虚影从她身后展开。

    那只由火焰虚影构成的火凤张开红色双眸,口中啼出凤鸣,尽数融入顾朝颜身体。

    最明显的变化便是双掌包裹着一层看似平淡,实则暴戾恐怖的火焰。

    眨眼掌风已近眼前。

    其他学生只觉得身上压力陡然一轻,紧跟着一股说不出的疲倦如浪潮向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身体疲倦,但他们精神亢奋,激动的目光追随着【顾·孤军奋战·全村希望·朝颜】,两道人影每一次迅如雷霆般交锋与错开都让他们提起一颗心,连手心捏出一把汗水都没察觉。

    当二人相错的一瞬,裴叶用只有顾朝颜能听到的声音笑问她。

    “速度慢悠悠的,你当老太太打太极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