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股开户

黑岩网 > 修真小说 >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> 正文 517 那丹药还有没?
    “范哥,我们懂你的意思!”

    大金和东子尽管没见过范中云的媳妇,但他们心里还是为兄弟的媳妇惋惜的。

    毕竟,汉子脸上长了胎记都会被人嫌弃,更何况那人还是个女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一件事,中云,我们每次去送瓜子的时候,你都会找借口离开,你该不会去找当地的医馆了吧?”一旁的王石虎忽然想到了什么,看向范中云问道。

    范中云默默的垂下头,没否认也没承认,可在王石虎等人看来,范中云已经和承认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范中云会沉默,只怕多半没找到能治胎记的郎中。

    看着愁眉苦脸的几人,牛大力憨厚笑道:“你们这是啥表情啊,胎记又不是什么难治的病,有必要各个苦着一张脸?”

    “牛哥说得对,范哥,你也别太担心了,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治好嫂子的郎中的!”大金以为牛哥这是想安慰范中云,在一旁附和道。

    王石虎和东子也跟着安慰范中云。

    范中云心里感动,但对于能治好媳妇的病,他已经不抱太希望了,之所以还坚持找医馆,更多的是出于一种安慰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俺打住。”牛大力伸手制止道:“为啥你们一定要找别人来治中云媳妇的胎记啊?”

    王石虎等人错愕了,大金挠挠头,“牛哥,看病不找郎中,还能找谁啊?”

    范中云也不解的看向牛大力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当然是找俺啊!”牛大力憨厚一笑。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别说大金呆若木鸡了,连王石虎,东子两人听见这话,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中云,你也是的,太不把俺当兄弟了,要不是前些儿俺去了一趟下溪村,还不清楚弟妹的情况!”牛大力摇摇头,从腰间掏出准备好的小瓷瓶,抛给范中云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拿去!!”

    范中云本就不是一般人,见有东西飞来,身手敏捷,一把抓住飞来的小瓷瓶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眼小瓷瓶,面露疑惑之色,下意识问道。

    可话刚一出口,范中云怔住了,脑中忽然闪过牛哥方才的话,内心猛地一提,脸色变化万千,十分精彩。

    王石虎三人见到范中云手上的小瓷瓶,也联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牛哥,这小瓷瓶该不会是药吧?”大金吞咽着口水,率先问道。

    范中云浑身发颤,使劲压抑内心的震惊之色,尽管他心里早已有了猜测,毕竟牛哥不会平白无故在这时候给他东西,但他还是想听到牛哥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牛大力看了眼有些吃惊的王石虎三人,又看了眼忐忑不安的范中云,笑道:“也算是药吧,相信中云媳妇,闺女服用后,脸上的胎记定然会消失不见!”

    不但胎记会不见,只怕连肌肤也会变得光滑有弹性,别问他为什么知道。

    范中云神情顿时露出狂喜之色,牛哥,向来不会说太话,那他手上的药真能治好他媳妇和闺女脸色的胎记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牛哥还是神医,连许多郎中都治不好的病,牛哥都只能治啊!”大金这话可是说出了王石虎等人心里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别往俺头上乱扣大帽子,神医什么的,俺可不是,俺就会炼些丹药,这丹药正好适合中云媳妇用!”牛大力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牛哥,你的大恩大德,我范中云无以为报,请受我一拜!”范中云猛地起身,就要向牛大力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啥,你媳妇是俺弟妹,俺咋能坐视不管。”牛大力赶忙扶住范中云,“你再这样,就不是俺兄弟了!”

    “我...”一贯谈吐清晰的范中云突然说话有些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别你的我的!”牛大力摆摆手,打断道。

    范中云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激动。

    之后,牛大力又将传授太玄经给范仁礼的事情告诉范中云听。

    换做往日,范中云定然惊愕一把,可如今相比能治好妻女的丹药,其他的事情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由于从牛大力手上得到医治胎记的丹药,范中云有些迫不及待回去了。

    范中云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将冰清玉肤丹给杨兰和范芷微服用。

    杨兰本来还想询问范中云这丹药从哪里得到的,但见到范中云紧张又有些急切的眼神,她顿时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清楚丈夫为了她和闺女的事情四处寻医问药,只要是有用的偏方,丈夫也不会吝啬的买下来。

    想来这药丸,丈夫也花了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“爹,这药丸真能吃?”范仁礼面露迟疑之色,他不是不信他爹,而是不信这药丸真能吃啊。

    范芷微看着手上的绿色药丸,她做梦都想治好脸上的胎记,那样她就能去杏花村找大丫和二丫玩了,也能去那女子私塾看看。

    可...这绿色药丸真有用吗?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担心,这丹药是你牛伯父给我的,他的为人,你们也了解,若是没用,他断然不会给我!”

    面对妻儿的目光,范中云也没隐瞒,将牛大力给丹药的事情说出来。

    夜晚,牛大力夫妻两人躺在床上闲聊。

    李香兰侧过身子,“大力哥,你说中云媳妇,闺女服用丹药了没?”

    牛大力打着哈欠,“应该是服用了!”

    李香兰又道:“那中云媳妇和闺女脸上的胎记去掉了没?”

    牛大力无奈了,“能不能去掉,俺想俺们明儿就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果然,第二天,范中云一家如预料的一样,早早就过来道谢了。

    当范中云将身旁肌肤白皙,容貌秀美,看起来宛若少女般的女子介绍给他们认识时,最为震惊的莫过于大金和东子两人了。

    其实,别说大金和东子震惊了。

    在昨晚,范中云第一次见到杨兰服用丹药后的模样时,也是差点震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范哥,这真是我嫂子?”大金用手肘顶了顶范中云手臂,低声道:“你不会是去哪里拐了个小姑娘吧?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,其实我也没想到牛哥给我的丹药功效那么好!”范中云想了想,还是将情况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说杨兰之所以会变得如此,是因为那丹药,大金和东子眼睛齐齐一亮,顿时搓着手,厚着脸皮找牛大力。

    “牛哥,那丹药还有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