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股开户

黑岩网 > 其他小说 > 你有种就杀了我 > 正文 第223章 光明的未来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听贵古就离开温暖的小窝,马不停蹄前往位于外城区的‘振听精密机械工厂’。

    光从名字上分析,就知道听贵古跟前任银血会会长听古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们的父亲也是主仆关系,前家主生了个儿子叫听古,于是老仆人便给自己儿子起名叫听贵古。

    听起来就很旺小主人。

    老舔狗操作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么做是很危险的,因为听家儿子争家产是老传统了,天知道最后会是谁赢。

    你起个名字叫听贵古,就相当于提前押注听古会赢,万一听古输了,那你可能会因为名字是非法字符而遭到404物理消灭。

    一个贩卖制造军火的家族,里面可良善不到哪里去,不过也比荆家好——毕竟听家顶多请你吃花生米,而荆家几乎是请你吃屎。

    但结果很显然,听古赢了,因此听贵古这个被父亲压上赌桌的筹码,也一跃成为听家炙手可热的舔狗人物,直接脱离仆人阶级,又娶了听家旁系的女儿,算是入赘听家,成为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让外姓得力手下娶旁系血亲以拉拢关系,几乎算是辉耀上流社会的惯用技巧,远的有蓝炎娶吕仲的小女儿,近的各家各商会都有。

    比方说,这些日子尹冥鸿一副荆正威得力走狗的模样,大家都在猜测尹冥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变成荆正威的妹夫,而荆家有适龄女儿的几房亲戚都已经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虽然说听贵古成了听古的心腹,但听家最核心的产业,是铳械制造工厂。

    那是位于郡外,有武装部队守卫的堡垒工厂,不过那里现在应该已经被临海军暂时接管生产了。

    听贵古这种刚刚从奴仆晋升到自己人‘一代听家人’,自然是没资格掺和到铳械制造中,但听古也没亏待他,让他当了‘振听精密机械工厂’的厂长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像是生产机械零件的普通工厂,但实际上,这是整个玄烛郡最暴利的生产工厂之一。

    能与之相提并论的,也只有荆家的烟厂,以及……内城赌场不归楼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听贵古推开工厂大门,一位工人马上迎上来哈头点腰:“厂长好!”

    “阿财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楼上等你咧!”

    “好嘞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听贵古穿过工厂,走过一箱箱刚刚生产组装好的钢铁护环。

    工厂有一大半区域都是钢铁间隔的密室,里面有几十位工人正在小心翼翼地将剪切好的耀石拼入护环,这个操作必须小心谨慎,一个不好用力过大就会引爆耀石,进而将护环里堆积的火药引爆。

    虽然这点量的火药爆炸威力不强,但距离太近的话,就会因为爆炸产生的碎片直接刺穿眼球嘴巴,工厂每个月都会引起耀石爆炸而近距离炸残炸死的工人。

    钢铁隔间这么优越的工作环境,可不是听家良心发作,而是因为这样能显著降低连环事故发生率,而且拼装耀石的熟手工人培养时间很长,损失一个就会降低整体生产效率,听家当然会爱护他们。

    里面甚至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白发熟手工人,丝毫不受中年危机影响,可谓是拥有‘不可替代性’了。

    虽然全场几十个工人里,只有一个活到五十岁的老工人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边的工人,则是在用车床将护环按压组装,给护环添加锁孔。到了这一步,虽然也会偶尔产生爆炸意外,但危害性低了很多,技术含量也不高,因此工人们都是年轻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这‘精密机械’到底是什么,也呼之欲出——

    恩典锁。

    也就是现在玄烛郡99%奴仆都会戴有的东西,一旦他们没有每天去光能补充器打卡钉钉,就会触发恩典锁里的‘逃奴判断’,恩典锁直接爆炸,将奴仆的脖子、四肢炸断。

    可谓是划时代的智能锁。

    恩典锁平均两三年就要更换一次,玄烛郡的奴仆数以万计,而且东阳区广大种植园的奴仆数量更是以数以十万计,而生产恩典锁的工厂就只有两三家,几乎有点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因为恩典锁对钢铁加工要求很高,再加上制作过程容易死人,只有寥寥几家点了钢铁加工科技的商会能造的起,其中‘振听恩典’就是最大的恩典锁制造商。

    其实听家并非发明恩典锁的商会,不过发明恩典锁的商会跟听家谈合作的时候,听家花大价钱挖到了核心人员,得到了恩典锁的工艺秘密,直接踢开发明家,自己吃下恩典锁这个暴利市场。

    后来就连发明家都被他们挖走了,改进了几代恩典锁,才变成现在奴仆们人手一个的时尚单品。

    听贵古来到厂长房间,看见穿着工人衣服满脸污垢的来财,顿时眼前一亮:“不错,看起来很像了,熟悉工厂里大多数操作了吧?”

    “熟了!一点问题都没有!”来财点头道:“但贵叔,为什么非要我来呢,我在听家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。”听贵古摇摇头,坐下来说道:“你在听家做的再好,顶多就是当少爷的贴身小厮,如果运气好侍候的少爷起来了,才能混到管家的位置当当,但管家位置僧多粥少,哪能轮到你?如果运气不好,那就是一辈子看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你抓住这次机会,争取留在厂里,家主说不定就会顺势提拔你当干部,等我老了之后,哪怕你当不了厂长,也能在这里抽到不少油水,娶个媳妇生个孩子,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来财恍然大悟:“贵叔你对我真好。我也要学贵叔你,好好工作争取主家赏识,说不定以后主家也会让我入赘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!”

    来财一愣,迷茫地看向听贵古,听贵古心知自己刚才说错话了,转而说道:“想娶听家女,做你的美梦。你看你贵叔我,也是在听家三代为仆,劳苦功高,才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,也想凭几十年的奋斗,赢过我们三代人的积累?好高骛远!”

    “是,贵叔说得对。”来财嘻嘻笑道:“不过《青年报》有句话,叫做人嘛,如果没有梦想,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看报?”听贵古呸了一声,叹气道:“别想了,过几年贵叔给你谈门亲事吧,保证让你娘早日抱上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贵叔!”

    看着来财这小子,听贵古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听贵古虽然娶了听家女,但妻子十分看不起他,很少让他碰,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原因,他们成亲多年,却一直无子无女。

    年轻时还没什么,等到听贵古年纪大了,他对后裔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。年到中年,他忽然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,妻子分房睡,有钱财但没地方花,职位是家主给的,就连名字都不是属于自己的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可能纳妾或者怎么的,他从小到大学会的道理就是主奴尊卑,既然他入赘听家,一旦他敢光明正大对不起自己妻子,等待他的就只有一颗花生米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偷偷摸摸。

    他要让儿子出生在自己可以照顾的地方,所以他和听家的一个女仆好上了。

    女仆生子在大家族太常见了,只要女仆没有疯到非要指认这是谁谁谁的私生子,一般都是允许生下来。

    奴仆生下来自然也是奴仆,而且是从小培养的定制奴仆,只要没有残缺,大家族还是蛮喜欢的。

    虽然让儿子一出生就是听家仆人,不过听贵古不介意——你老子我也是从小当仆人,而且吃好穿好,算不错啦!

    随着来财一天天长大,听贵古也开始做好让他接班的准备。

    他之前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办法,这次临海军要求暂时‘接管’银血诸多产业,却给了他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根据要求,听贵古这种商会干部都要交出位置,退出工厂管理。

    但是正所谓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前些日子听贵古被老家主喊过去,被要求‘从家仆里找一个人进厂,推荐给临海军当助手’。

    听贵古马上意识到,这是让来财接班的绝好机会。

    临海军就算要接管工厂,但军人识条铁生产咩。

    他们肯定也要从工人里,挑选幸运工人帮忙代管工厂。

    那么,只需要代管的人也是商会的忠仆,那银血会的时代,就不会变。

    于是听贵古马上将来财从听家带出来,让他在工厂里上了一周的班,带他熟悉了如何操作机器和管理工人,为他铺平了道路。

    就等临海军过来接管工厂了。

    不过新家主听晚见与银血会会长荆正威闹得很僵,临海军估计会针对听家,因此听贵古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嗒嗒。

    有工人忽然跑上二楼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厂长,外面,外面有一堆军人来了!”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听贵古看了一眼来财,低声问道:“还记得等下要怎么说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,贵叔,我一定能做好的!”来财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贵古志得意满地站起来,带着来财走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孩子,也会有光明的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