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股开户

黑岩网 > 都市小说 > 再活一万次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暗夜林深处
    “几点了?你怎么跑我家楼下了?”陈问今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多,快点下来,下来了再说!”蝴蝶催的急促,又问:“我在哪等你最近?”

    “往西走,小商店那等。”陈问今挂了电话,换了衣服,下去看见蝴蝶时,只见她穿着白色的长裙,头发梳理的齐整,看着很文静,俨然乖乖女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,这当然是表象。

    见到陈问今过去,蝴蝶一把拉起他就走,笑着扭头望着他说:“临时有事,被他们拽去串门了。晚上他们还在那玩,我借故说很困,先坐计程车回家,刚才问司机要了一张时间价格都合适的票回头交差,打个时间差特意来找你。我对你好吧?你就不要生气我白天放鸽子的事情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容易啊!”陈问今打量着蝴蝶的白色长裙子,笑着说:“跟平时风格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吧?”蝴蝶拽了陈问今进荔枝园,左右张望了一圈,望着黑漆漆的林子里说:“没人吧?”

    “人是没有,蛇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。”陈问今故意吓她,蝴蝶却不以为然从包里掏出电击器握着说:“有蛇就电死了,带回家做菜吃!这还能吓得住我?”

    陈问今被蝴蝶拽着往林子里走,忍不住劝她说:“不用了吧?你有这么急切?这裙子容易沾灰,回去了不怕起疑?”

    “回家就把疑点处理了,不用担心!”蝴蝶信心满满,从包里又拿了支可乐,晃了晃说:“我是不急呀,但急着补偿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……”陈问今话没说完,看见蝴蝶举着电击器说:“想死呢?你就只能表现出非常迫不及待、非常开心的样子才对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很开心,很迫不及待……”陈问今立即识趣的改口。

    夜晚的林深处,白裙的蝴蝶像只精灵。

    她把长裙扯到前面,夹着,拽着陈问今的上衣,如同那天在洗手间的时候那样,却又更熟练有经验的练习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轻轻的夜风,吹拂的人份外惬意。

    蝴蝶捏着脸颊,含糊不清的问了句: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二十多分钟了。”陈问今歉意的说:“回去晚了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不出来?”蝴蝶的声音仍然寒湖,很是挫败,她已经拼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间隔的时间短,就很难。”陈问今安慰的默默蝴蝶的头发,她郁闷的说:“我不是三分半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能那是你的幸运呢?”陈问今是这么想的,三分半确保了蝴蝶每次都可以享有快乐。

    蝴蝶挺不甘心的,然而,她是打个时间差,真的不能回去太晚,万一他父母打电话回家,发现她没接,那就会生疑。

    所以,蝴蝶只能把不甘心留着改天。

    陈问今送她到路边坐上计程车,蝴蝶到家后还特意在小区附近买了杯奶茶,加了块蛋糕,却只喝了几口,就直接回去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万一回去家里就有人在,她就有了完整的时间链。可以说是回来后在奶茶店喝水吃蛋糕呆了会,否则的话,时间就对不上了。

    蝴蝶回家后,庆幸父母还没回来,但看电话里的通讯记录,他们来过电话,于是就回了过去,说是在楼下喝奶茶,刚到家。

    这么说了,蝴蝶才放心的去洗澡,然后回房间,却还没睡意,就拿笔记本电脑看着电影,学习其中的技巧,决心明天弥补晚上的欠缺……

    陈问今睡醒之后,确定了一早就涨停的股票,就又回到昨天下午收市前。

    于是,重新过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又经历了一次蝴蝶晚上突然来找他,在暗林中待了一会的经历……

    只是,上一次有惊喜,这一次却知道全过程,感受也就有些差异。

    陈问今知道蝴蝶忙乎不出结果,期间劝停了几次,蝴蝶被劝的生气了,他只好闭嘴。

    ‘蝴蝶因为三分半的事情心怀歉疚,我劝停她又觉得是羞辱她这般努力也没吸引力似得,看来还是得顺着她更合适……’陈问今本来是不忍心,却发现实际上蝴蝶不需要他这种关心,需要的是他的正常反应的配合。

    送了蝴蝶回家之后,陈问今回去睡下了,想着跟蝴蝶的相识过程,发现至今都挺怪的。

    两人做贼似得,比寻常少年更谨慎小心的悄悄见面。

    每一次蝴蝶都得进行考虑,犹如谋划一场犯罪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开始以及过程,情感交流的时候少,反倒是特殊交流成了主题曲似得……

    不过,蝴蝶如此用心,本来也体现了她对这段关系的态度。

    陈问今想着,困了,睡了……

    天亮了。

    开盘了。

    阿豹这一次真的解脱了。

    开盘他的股票跌停,但有成交,量还很大,打开口子的时候阿豹立即卖了。

    “本金都亏了!”阿豹看着账户里的数字,痛心疾首,只能看着陈问今说:“以后全靠你了!”

    “管住手。想自由发挥就留一部分钱,或者留待以后。”陈问今只能这么告诫,虽然并不确定效果能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甚至于,是不是真的有效都难说。

    吃过中午饭,下午一点多的时候,蝴蝶来了。

    仍然带着笔记本电脑,还是坐在肖霄旁边,跟阿美一起兴致勃勃的看电影。

    肖霄眼看着片子内容离谱的惊人,忍无可忍的又说:“我下午还有事,操作的事情麻烦你帮忙了。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么快就走了?”蝴蝶颇为惊奇似得,却还是跟肖霄说了再见,然后继续跟阿美看电影。

    王帅笑了笑,严重怀疑蝴蝶是故意,明明她应该意识到是因为放的电影逼走了肖霄,却仿若不知那般,像极了装傻。

    不过,肖霄跟陈问今少接触,本来就是王帅乐见其成的事情,而且,阿美跟蝴蝶看电影,学的更热情奔放,也挺有意思的,王帅也就不说什么,也不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么到了下午收市,王帅继续回家‘深刻反省’。

    阿豹今天的心情好了些,问阿美去不去找坦克一伙玩。

    蝴蝶也想去热闹下,就望着陈问今。

    “一起去玩玩。”陈问今本来也觉得没什么机会跟蝴蝶一起活动,虽然下午要重新过,也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王帅身边那一群朋友见到蝴蝶,都很热情,他们都听坦克说过清河的事情,也就对黄金的威风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阿美跟蝴蝶虽然认识不久,却一起看小电影结下了‘特殊的深厚友谊’,那些女孩看阿美跟蝴蝶亲近,也都对她更多了和善的理由。

    几个女孩玩着桌面球的游戏,热闹的很。

    坦克跟陈问今聊天说话,没几句,突然问他:“对了,我看你的皮带挺有意思,在哪买的?”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,离这不远。”陈问今看蝴蝶玩的热闹,刚跟大伙认识,正是她建立第一印象的时候,就陪坦克去找那家店。

    坦克看店里还有手指虎,爪刀等等,不由笑着说:“东西挺多啊!以前我竟然没发现,这么说你的皮带本来就是应急打人用的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陈问今如是回答,记忆中这家店专营各类便宜的防身玩意,小到钥匙口上的小圆刀,大至棍刀都有。

    坦克挑了皮带,手指虎虽然觉得好玩,但戴上后却觉得并不实用,挺的手指不舒服,而且他知道这东西真打人头上的后果,想了想还是没舍得花钱买回去玩。

    老板介绍说腰带里面夹金属线,非常实用什么的,又说手指虎好。

    坦克不为所动,结账后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戴拳击练习手套就行了,怎么想起买这个?”

    “那天看你用起来不错,觉得挺实用,有时候还能用来绑人手脚对吧?”坦克说着,突然目光定格。

    陈问今看见了,前面的人流里,小吉跟她那个好朋友、也就是那天他们去帮忙的男孩,一起在逛街。

    陈问今觉得不是什么好征兆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坦克也没说什么,却见他们停了下来,突然又回头。

    坦克连忙退进旁边的店里,靠衣服架子遮挡身体。

    见他这样,陈问今也就明白必有原因,于是什么也没问的配合坦克,藏在一排衣服后面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等小吉和那男孩过去了就算了,没想到,他们竟然直接进来了这间店。

    “还是买这条裤子吧!”小吉问着男孩,言语间分明是经过犹豫,还是喜欢那条裤子。

    “啊,行啊。”那男孩答应着,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出来就一直不高兴,为什么呀?因为我跟坦克打电话的事情?”小吉猜测着,显然很在意那男孩的态度。

    一排衣服后面,坦克神色一紧,很显然,非常在意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陈问今却暗暗叹气,坦克这是躲都躲不过去心口被插一刀的结果啊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那男孩回答着,但听声音,明显情绪不对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我把坦克当我哥哥!他这人非常好,对我也特别好,但不是把我当女朋友。别人误会乱说,你为什么要在意呢?本来今天是想带着你找坦克一起玩,你非要说不去。又不愿意见坦克,又要为此不开心,那我到底该怎么做呢?”小吉这番话,听的坦克……不知道是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陈问今真想抽身离开,不忍看坦克的神情……但是,眼下没办法出去,那必然会被小吉看见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但我不知道坦克是不是把你当妹妹,我担心他知道我们在一起了,会不会生气伤害你。”那男孩这句话,犹如重锤狠狠砸在坦克心上,顿时把他的那颗心敲碎了一地……

    “坦克一直当我是妹妹,你放心吧!他对我很尊重的,连手都不会碰我一下,我都说了,我跟你是第一次拉男孩的手,也是第一次亲吻,我们都喜欢对方这么久了,你既然相信我,为什么会怀疑坦克跟我的感情呢?如果他对我是男女之情,那我怎么还会跟他来往那么久呢?我一直都喜欢的是你呀。”小吉的表述挺明确的……

    明确的让坦克,瞬间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不应该想那么多,我真的是担心你的安全,可能我对坦克确实太不了解,我应该相信你的!坦克一定是个很好的人。”那男孩的情绪听起来恢复了不少,小吉很高兴的又问他,买那条裤子好不好,男孩就说:“颜色不好,不够活泼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再去别处看看!”小吉瞬间就放下了对那条裤子的喜爱,拉着那男孩的手,出店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我先回拳馆了。”坦克不是个很擅长掩饰情绪的人,他自己也知道,而且此刻他内心的痛苦,已经不可能掩饰,他没办法故作正常的面对任何人,此刻的他,只想离开人群,一个人安静。

    陈问今没有追过去宽慰,因为他们的交情没有那么深到让坦克愿意暴露脆弱。

    但是,坦克的情况却让陈问今很同情。

    陈问今想了想,虽然不抱太大的希望,到底还是唯一的人选,于是他打给王帅,说了大概:“你找坦克聊聊,劝劝他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王帅笑的很开心。“当然要劝!你知不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多久?一厢情愿的痴心付出,最终迎来碎了一地的幻想破灭!坦克在沉重的伤害之下,会怎么样呢?我无数次猜想,无数次期待!为了这一天来的足够震撼,为了杀伤力足够强大,我一直积极资助坦克,让他能不断的大力度付出,现在,我怎么能不去见证坦克重伤之后的重生过程?”

    陈问今只想说一句话:“愿天降一道雷,恰好亲上你的脸!”

    “拜托!你以为我跟坦克干嘛那么亲密?最早认识的时候,就想着他能打,这样的朋友当然好。后来知道他对小吉痴心付出的事情了,我才觉得坦克这人很有意思,太值得让我期待他的未来了!”王帅说的兴奋,滔滔不绝的继续道:“有好几次,我都忍不住想主动设计了引爆,后来都忍住了,就是想着,让事情自然发展,因为拖的越久,坦克付出的就越多,打击就越沉重,结果就越有趣!”

    “作为正义联盟的一份子,听不了你这些邪恶思想。不管你为了什么,你现在也该遵循正义联盟的规则,抱着向好的动机,安慰劝导受伤的坦克吧?”陈问今不跟王帅谈道理,因为没用,直接拿王帅自己确立的约定说事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呼他吧,如果他不回我电话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王帅说完,挂了电话,很显然,干好事他的态度有点消极,因为坦克的事情,他期待太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