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股开户

黑岩网 > 玄幻小说 > 人仙百年 > 正文 第361章 浮财难计
    6月15日,两人从小世界出来,回到魔都的家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见到了秦湛,她已经做母亲了,怀里抱着个小婴儿,

    秦笛看了看,发现是个男孩,秦湛显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叫啥名字?”

    “他叫钱相麟。”

    “喔,这名字不错,一看就是麒麟儿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已经脱离密电所了。想去大学里教书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国内正缺数学家呢。不过有些事情,我想跟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啊?我现在就有空。”

    秦湛偶尔还会回老宅子,就是她父亲秦汉旭居住的地方,她把秦笛请进去,将伺候的佣人打发走,道:“哥你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秦笛分析了未来的局势,让她回去之后,跟夫婿钱磊木商量,将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我的判断,你们夫妻私下里商量,莫要走漏了消息,传出去沸沸扬扬,那就不是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秦湛有些苦恼,但还是说道:“我爸、我妈真的常驻日本了?以后很少再回来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你如果一直留在魔都,可能二十年见不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?怎么会持续那么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钱磊木的父亲是银行家、企业家,你自己也有密电所工作的背景……这件事有些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让我好好想想。”秦湛在密电所工作了五年,自然明白国内的形势,她虽然不参加军统、中统的事务,但也亲眼目睹特务拷打、杀害不同理念的人,所以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秦笛道:“这件事不急,至少还有两年的准备时间,你如果需要我的帮助,尽管跟我说。我在香港和纽约,都买了一些房产,你去了随时有地方住。而且,我和三叔在日本有大量投资,按道理你和秦汐都有继承权。”

    秦湛笑了笑,道:“我不要日本的产业,都留给秦汐吧。我现在吃喝不愁,对生活没有更多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钱磊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进了四明银行,当了副行长。”

    秦笛只是给秦湛提个醒,不想让她到时候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此后过了一周,张乃景来到秦府。

    张乃景是聪明人,一直紧跟秦笛,类似的话题早就请教过,所以提前把女儿张怡然和儿子张少清送去美国留学。

    他告诉秦笛,正准备将三家工厂出手,其中缝纫机厂已经卖掉了,但是民生汽车厂有些麻烦,因为投资汽车需要大量的资金,不是普通商人敢介入的。

    原先,张家和秦家各占50%的股份,后来因为抗战爆发,政府插手协助工厂搬迁,借机拿走了40%的股份,所以张家和秦家目前各占30%。

    因为张锦江年纪越来越大,所以他把30%的汽车股份直接交给了张乃景,因此这部分资产算是张乃景个人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经过十年的发展,因为生产军用汽车的缘故,民生汽车的规模扩大了许多倍,目前总股本上亿了!

    当然,这个上亿是按照以前的银元来算,如今法币贬值一塌糊涂,没办法作为衡量的单位。

    他跟秦笛请教:“这可是一笔大钱啊,换算成美元,也接近4000万!如果就这么舍弃,我心不甘!”

    秦笛道:“你说的没错,目前的中国,能承受这么大损失的,恐怕没有几个人!”

    张乃景问:“你准备放弃了吗?天底下有你这样的冤大头吗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:“趁着国民政府还没有崩溃,我们把民生汽车运作上市。你还能抽走一部分资金。我的钱就烂在里头了,不准备再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上市有没有难度?”

    “你我连在一起,控股60%。而且政府也希望上市。要不然,对他们来说,这就是一笔死钱。”

    张乃景眼神闪烁,道:“我找人安排这件事。争取尽快办成,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原本他还没那么急,因为青白党的重点进攻失败了,他比一般人感觉敏锐,所以意识到其中的危机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经过两个月的运作,民生汽车厂上市了。

    张乃景费尽心机,也只抽走了不到3000万美元的资金,因为这时候的股市并不景气。

    他跟秦笛抱怨:“我还是下手晚了!应该提前一年动手,可以多拿1000万!”

    秦笛撇嘴道:“你算不错了。我投资这么多厂子,压根没抽走一分钱!”

    “哼哼,谁叫你财大气粗呢!拔下一根汗毛,都比我的腰还粗!”

    “人无外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美国股市崩盘的时候赚了大钱,这已经过去18年了,你成立的那些个公司,估计也都发达了!真是望尘莫及啊!”

    其实,秦笛言下之意,是说自己抢了很多金银财宝,暴露在外面的只是金山一角。但是张乃景不知道这些事,将他的话理解做空大赚了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说秦笛从欧洲抢了上万幅名画,还有包括彩蛋在内的那些艺术品,这个钱该怎么算?到底价值几何?

    想想这事儿,他也觉得头疼,因为这些东西暂时没办法光明正大的出货!

    “看来,我除了纽约的两家艺术品拍卖公司外,还应该在香港成立一家!把佳士得和苏富比踩在脚底下!”

    这件事倒是不急,等到50年后,再弄也不晚。

    张乃景笑道:“你知道吗?我在纽约买的那座豪宅,价格翻了五倍。更重要的是,它的位置很好,位于曼哈顿地区,一边邻水靠近哈得逊河,这样的豪宅很稀少,平日里想买都买不到!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:“我在美国成立的三家房地产交易公司,一个目标集中于大纽约地区,一个主攻东南的海滨别墅,还有一个专注于旧金山和洛杉矶,这么多年过去,也不晓得业绩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这些公司每年都有审计报表电传过来,但是报表也有作假的可能,幸亏还有顾思思每年一次的巡查,所以这些公司的状况都还可以。

    而且,鉴于他在花旗银行和摩艮大通银行还有2亿美元的存款,这些存款除了持有美国长期债券之外,只能作为现金储备,因此收益比较低。此前他觉得存款太多了,所以先后给纽约的房产经理增加了两次资本金,每次追加资金都在1500万美元。经过18年的运作,目前他在纽约持有的房产,总价值超过1.3亿美元。其余两家房产公司的资产比较少,大约在3000万美元以上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他更看好纽约房价的上涨。纽约跟21世纪的魔都类似,房价“呼呼呼”的涨,等到将来,哪怕在那里有一个停车位,每天也会有不菲的收入。

    除了花旗和摩艮银行外,他在汇丰银行、查打银行、瑞士银行,还有一些存款,加起来也有2亿美元。

    这些钱都是他从金融市场上赚来的,部分来源于1929年的股市大崩溃,部分来源于1933年白银法案的期货交易,还有一些是常春藤药业公司和蓝天食品公司赚的钱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从菲律宾、德国、日本抢来黄金、白银、珠宝、艺术品,99%都躺在纳虚葫芦里。

    单是他从朝鲜银行和宝岛银行抢来的金银还没花完呢!更何况,他还从东三省、金陵日军运输船、以及15家魔都银行、9家香港银行得到大批财物……

    可以说,整个世界的浮财,几乎被他囊括了10%!当然,这指的是浮财,不包括土地、矿产和劳动人民每年创造的财富。真正的浩如烟海的财富,乃是数十亿人民的创造力,以及每一寸大好河山。

    你有再多的钱,也买不来大片领土,甚至连一个稍微大些的岛屿都拿不下来。比如说海南岛,或者崇明岛……谁敢买?谁又敢卖呢?秦笛倒是想买下檀香山,但这属于白日做梦!

    随着抗战的结束,秦笛行事很小心,甚至连进口粮食的规模都很小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因为这会干涉到政局发展。试想,如果国统区人人有饭吃,老百姓安居乐业,那么解放战争还怎么进行下去?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这些顾虑,所以他干脆不读书,不看报,不听收音机。否则看见老百姓挨饿,他心里也觉得不爽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,还是在家人闲聊的时候,自然而然的聊到政局的变化。

    于是,没过多久,秦笛又带着晏雪和顾如梅躲到桐柏洞天修炼去了。

    秦笛传授她们符、阵之道和基础剑术。他还教了晏雪弱水心法和云水大道,教了顾如梅筑基期的仙音功法。这些功法每一种都学无止境,他传授的只是基础法门。

    那么,啥时候才算真正的登堂入室呢?

    至少也得超越地仙才行。

    从筑基往上,要经过金丹、元婴、步虚、合道,然后才到地仙,可以说差着十万八千里呢。地仙之上还有灵仙、天仙、祖仙、金仙、仙王和仙帝,就算是仙帝,还分成36阶呢!

    修仙无止境,路漫漫而修远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闭关修炼的时间比较长,直到年底才出来。